季羡林日记:这些混蛋教授……

摘要: 季羡林(1911.8.6-2009.7.11),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。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、语言学家、文学家、国

01-12 19:23 首页 不之

季羡林(1911.8.6-2009.7.11),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。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、语言学家、文学家、国学家、佛学家、史学家、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。

季羡林的《清华园日记》写于上世纪30年代,时值季羡林就读于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。跟所有时代的年轻人一样,此时的季羡林心气甚高,牢骚满腹,荷尔蒙过剩。日记在出版时,编辑曾提出“做适当删减”,季羡林的意见是:一字不改。

网民视之为励志书的理由是:“原来,同学少年都此般——想象现今著作等身,名扬海内的大师,当年也是和自己一样迷茫而无知,经历了几年严谨治学,才终有所成。”

清华园日记(节选):

1.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——妈的,这些混蛋教授,不但不知道自己泄气,还整天考,不是你考,就是我考,考他娘的什么东西?

2.今天听梁兴义说,颐和园淹死一个燕大学生。他本在昆明湖游泳,但是给水草绊住了脚,于是着了慌,满嘴里大喊“help”,中国普通人哪懂英文,以为他说着鬼子话玩,岂知就真的淹死了。燕大劣根性,叫你说英文。

3.论文终于抄完了。东凑西凑,七抄八抄,这就算是毕业论文。论文虽然当之有愧,毕业却真的毕业了。

4.所谓看女子篮球者实在就是去看大腿。说真的,不然的话,谁还去看呢?附中女同学大腿倍儿黑,只看半场而返。

5.早晨除了读点法文以外,可以说什么也没干。我老早就想到阅报室里去,因为我老希望早些看到我的文章登出来。每天带着一颗渴望的心,到阅报室去看自己的文章登出来没有,再一方面说,虽然也是乐趣,但是也真是一种负担啊。

6.以前我老觉得学生生活高贵,尤其是入了清华,简直有腚上长尾巴的神气,绝不会想到毕业后找职业的困难。今年暑假回家,仿佛触到一点现实似的。一方面又受了大千老兄(美国留学生)找职业碰壁的刺戟(应为字)——忽然醒过来了,这一醒不打紧,却出了一身冷汗。我对学生生活起了反感,因为学生(生活)在学校里求不到学问,出了校门碰壁。我看了这些摇头摆尾的先生,真觉得可怜啊!

7.阴,一天只是蒙蒙地似断似续地落着雨。早晨只上了一班法文,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读俄文上。俄文的确真难,兼之没有课本,陈作福的字又写得倍儿不清楚,弄得头晕脑涨,仍弄不清楚。过午上俄文,大瞪其眼。到图书馆新阅览室看了看,西洋文学系的指定书目,倍儿虎。

8.今天看了一部旧小说,《石点头》,短篇的,描写并不怎样秽亵,但不知为什么,总容易引起我的性欲。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,我只希望,能和各地方的女人接触。

9.过午考criticism(批评方法),考题非常讨厌,苦坐两小时,而答得仍很少,又不满意——管他娘,反正考完了。

10.昨晚在床上预备了许多书,预备今天晚起看的。然后因为昨晚喝水太多,又吃梨,刚一醒就想撒尿,虽然竭力忍耐着,在床上躺下去,终于不行。

11.今天同星期四是我最怕的一天,因为有王Quinsy的课,上他的课,做抄写机,真比上吴可读的课都讨厌。过午中世纪文学,说下星期又要考,真混蛋。

12.今天最值得记的事情就是接到母亲的信,自从自己出来以后,接到她老人家的信这还是第一次。我真想亲亲这信,我真想哭,我快乐得有点儿悲哀了……的确,母亲的爱是最可贵的啊!

摘自季羡林《清华园日记》

关注不之微信公众账号

微信页面

通讯录→订阅号→右上角“+”→搜索“buzhi1768730211

文章页面

点击右上角→查看公共账号→添加关注

把这篇文章分享给朋友

点击右上角→发送给朋友/分享到朋友圈




首页 - 不之 的更多文章: